大雄、小雄。

雄:

记得每次当你要离开时,我总是哼“谁能够、划船不用浆……”来欢送你。你总是笑着对我说:没别的歌吗?

虽然朋友都认为咱们的外表和身份看来,几乎都是一样的。但,你我在内心深处都知晓,从咱们的身世开始,已经有着个别的故事。更不用说咱们的童年、经历和思想……。

如今,距离—好像在你我的世界里并不存在。“我们好像在比赛!” 是彼此的默契。

不知道你还记得一首你我好久都没听到的广东歌曲,一首你我都有着彼此共鸣的《弟兄姐妹》。

[在你眼中的我,就像个要疼爱的小子,做什么都有你能依靠,亦耐心听我爱情史。

若我觉得需要,便任我痛快放声呼叫,在电话听我每事倾诉,绝未当作无聊。

当承受不起的苦,有你呵护。当难自禁地庆幸,随时来为我欢呼……

谁可以比,从没有担心与猜忌,默默承诺我,来做我最敬重知己。

谁可以比,从没有呼天与抢地,便是凭运气,能遇上你,还幸有你。]

Advertisements